我要就是要,公鸡理论

图片 1

文/子琦叔叔

台湾大华网络报刊文说,民进党的初选,已经变成一场笑话,因为游戏规则一变再变;而且变来变去,不离其宗的,就是帮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量身订作。原来一开始,以为人家拼连任,没人敢挑战,就放心而行,订了个一大早的时间,想说这样可以早点布局,“母鸡”带小鸡。没想到,半途杀出一只大公鸡,而且调子还唱得比母鸡高。母鸡只好挟着地区领导人以令诸侯,一面教底下小鸡赶快去“搓汤圆”,看能不能把公鸡给搓掉;一面就是把初选延期,以拖待变,也消耗公鸡的战力。

序言

所谓的“以拖待变”,当然想像就很多了。首先,毕竟母鸡挟着地区领导人的位子,如果有“正当性”的话,她的理由就多了,越拖时间,或许同情票会越多。其次,权力在她手里头,时间久了,运作的空间就越大,小鸡啦、派系啦,被迫表态的压力也就越大。最后,前面两年多干得太烂,民调那么低,拖点时间,或许谁再闯出点祸,便可以救命,止跌回升,反正也不会比眼前更糟吧!

这几天,被“XXX出轨事件”刷屏了吧?!都说渣男可恶,但你有办法防止一个男人变渣男吗?

于是,我们就看到,几个人打着“党内团结”的旗号,组成了协调小组,也不再管之前信心满满的期程表,或者赶紧推出母鸡以便带领小鸡的时间压力,千方百计、软硬兼施,就是想把两只大鸡送作堆。初选办法到现在,反而好像变成万恶之首,一旦启动,就是分裂。一个党倒因为果、漠视程序,为一个人曲意奉承到这样,还要讲什么“民主”、“进步”呢?

看到这个新闻,我倒是想起了我的“公鸡理论”来!我想,是不是可以用“渣男=公鸡”来为“渣男”贴一个标签呢?

当然,初选是人家的家务事,旁人只需看热闹;而且用锯箭法、狗皮膏药来处理权力分配的问题,可以预见“在野党”将会打得更轻松。或许大家该担心的,就是这样的强碰之下,母鸡会不会铤而走险,干出更危险的事儿。看她最近的发言和举措,所透露出来的那种“我要就是要”的心态和话语,说好的初选没了,还不打紧;说好的台湾安全、两岸和平、经济繁荣,如果都赔了进去,那大家苦日子就过不完啦! (作者复湘,台湾资深媒体人)

关于公鸡理论,其实是源于我写的《怀孕日记》。我们先把日记中的部份原文,原汁源味地呈现出来,再讨论关于“渣男=公鸡”这个话题!

日记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吃晚饭的时候,妈妈和爸爸边吃边聊天。妈妈说,这个世界很神奇,动物的样子虽然千奇百怪,物种与物种之间的外貌样子即使会差异非常大,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,那就是都分着公母(雄性和雌性)。

聊着聊着,我们聊起了关于小鸡、母鸡和公鸡。

母鸡是很有母性的动物,她会非常尽职的蹲守鸡窝、孵化鸡蛋,直到最后一颗鸡蛋孵出鸡宝宝来。如果其中有一颗鸡蛋因为本身的原因(比如没有受精)没法孵出小鸡来,这只母鸡可能会一直孵啊孵的,这种“执着的痴”行为特别可怜,但又让人特别感动。

母鸡孵出小鸡后,还会带着小鸡觅食一段时期,直到小鸡宝宝长大一点。

而公鸡作为一个“父亲”来说,却非常的失败,因为公鸡从来不会关心母鸡,更不会关心小鸡宝宝了。另外,更可怕的是,它可能还会欺负她们。公鸡也分不清哪只鸡宝宝是它的孩子。

我们分析,可能正是因为“父亲”的角色做得太差劲,所以“鸡”这个物种就处于食物链的很低端吧。——像老虎、狮子等动物,“父亲”(雄性)都会负责觅食、守护一个家庭的。

所以,我们就推导出,作为人类来说,如果父亲的角色做得“像公鸡一样不负责任”,那么这个家庭一般都不会过得太好,至少说会有缺陷吧!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公鸡理论

对的,我们现在可以得出以下“公鸡理论”了:

公鸡理论一:公鸡从来不会关心母鸡。渣男=公鸡,试问,渣男有过真心吗?

公鸡理论二:公鸡更不会关心小鸡宝宝了。公鸡眼里只有异性鸡,再没有其他了。渣男=公鸡,你想想吧!

公鸡理论三:公鸡可能还会欺负她们(母鸡和鸡宝宝)。公鸡只有强烈的踩鸡欲望而已。渣男=公鸡,你再想想吧!

公鸡理论四:公鸡发情时,见鸡就踩。渣男=公鸡,啊啊啊,这个,是不是神形象?!

公鸡总论:正是因为“父亲”的角色做得太差劲,所以“鸡”这个物种就处于食物链的极低端!作为人类来说,如果父亲的角色做得“像公鸡一样不负责任”,那么这个家庭一般都不会过得太好,至少说会有缺陷吧!——嗯嗯,渣男们,你想想,你还敢做“公鸡”吗?

其实,这个“公鸡总论”说得还有点客气了,呵呵!......

本文由新濠影汇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要就是要,公鸡理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